围绕能源科技型创业公司在中国的生存现状和未来出路等话题,能见有幸邀请到了亿可能源创始人、CEO王春光进行访谈。 王春光,亿可能源创始人兼CEO,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,在中国、美国、德国等多个国家拥有十多年清洁电力技术行业经验,其主导的能源项目和多项研究成果曾应用于美国华盛顿州政府、中国国家发展银行、中国国家发改委等国内外政府机构,是能源智能化转型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,她也是亚洲开发银行“2018 New Energy Leader”唯一中国获选人,同时担任绿色回声全球气候变化学者,哈佛大学中国公民和社会创新种子高级研究员等社会职务。
亿可能源创办于2014年,是全球领先的能耗碳排管理专家,为用户提供世界领先水平的能耗优化、运维监测、碳排管理等一站式服务,其核心团队人员来自于麻省理工学院,拥有卓越的研发能力和丰富的能源行业经验。 亿可能源依靠先进的AI算法模型和大数据技术,在能源管理的预测模型、解构分析、异常诊断等方面均处于全球领先的位置,它是目前全球屈指可数的可以将NILM(非侵入式负荷监测)技术运用到能源优化领域的公司,在不改变用户硬件设备的前提下,通过系统优化来降低能耗。 成立以来,亿可能源在国际上获得众多肯定和认同,仅2018年,就先后荣获Asia New Energy Leader和APAC Cleantech 25等大奖,勇夺“2018 Free Electrons 全球能源初创公司”初赛第一名。并凭借业内领先的技术实力,荣获2018 Startup World Cup中国区总冠军。 亿可能源坚持在能源领域做一家技术型公司,这对创业公司而言并不容易,但经历和逻辑告诉王春光,这是一件必须坚持的事情,否则梦想中的事业版图不会到来。

亿可能源CEO 王春光女士

王春光关于综合能源管理业务的发展方向、市场拓展、创业公司团队管理等方面,都有其清晰的思考,核心内容整理如下:
1
我们要的是数据 坚持做技术型公司 能见Eknower:从事综合能源管理业务的公司,无论中外,目前都还没有产生一家营收规模达到百亿级别这样的上规模的公司,你认为这个领域会出现大公司吗? 王春光:我们肯定坚信能源管理或者能源服务业务是能够上体量的,但需要对综合能源管理公司有一个更清楚的定义。如果是硬件的服务商,它有它的体量规模,比如说GE,它已经是巨无霸了。但亿可能源不是这种类型的公司,也不是从事合同能源管理业务的项目型公司,我们通过AI大数据分析进行能源优化、故障诊断、预测性维护,服务于需求端,服务于分布式能源等。公司的核心业务是做好综合能源管理的智慧引擎,用我们的算法模型为客户赋能。这种类型的公司,在全球来看,尚处于起步阶段,目前的确没有上规模的公司,但它的未来是广阔的。 能见Eknower:但数据的获得和累积需要技术投入和市场拓展投入,需要很多钱,亿可有什么样的核心优势,能够以更低廉的价格,更易获得的方式得到这些数据? 王春光:在整个的数据的获取过程中,我们不需要客户在终端部署电表、传感器等大量的硬件来获得能源数据,不需要断电、停工,不会影响的生产经营工作持续进行。 对客户来说,我们在硬件层面做的事情很简单,就是放一个采集设备,连上去、信号调通就可以了。我们对数据进行调用、分析并给出结论和建议。 硬件投入少、经济效益提升显著,这正是客户需要的。我们测算过,在很少资本投入的基础上,可以带来较高的能耗节省,此外还可以减少人力成本和运维成本。 能见Eknower:亿可能源有六大业务,分别是运维监测、能效优化、碳排服务、能源规划、售电服务、微网服务,这些业务之间是什么关系?为什么规划了这6大业务? 王春光:当我们面对一个客户的时候,其实6大业务都有空间去做,但是他通常只会选择当下的那个痛点先做,但我们在第一天规划公司业务范围的时候,就区分了六大板块,这六大板块是联动的,不是分开的,亿可要从一开始就对六个业务有清楚的解决方案,而不是只做其中几个,因为我们要的是数据,需要在模型中把各种因素都考虑到,而不是随着业务的发展不断的对模型和整个算法做非常大的调整。这六大业务真是亿可成立之初,大家拍桌子讨论了很久才磨出来的。 但在实际业务拓展过程中,我们的确是以客户的痛点出发。比如到东南亚,他们电价高,所以对节省电费很关心,我们总要让人首先解决第一个问题,如果第一个痛点都解决不了,非要向客户推销完整的6大方案,谁都不愿意配合。 能见Eknower:单纯做一个技术型公司,公司营收上规模是很难的,尤其是和工程类的公司相比。 王春光:是的,太有诱惑了,但我们坚持下来了。2016年其实我们就有机会可以做到年营收千万,已经和客户沟通得很深入了,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放弃了,因为做了会让我们变成一个工程项目公司。现在回头来看,如果2016年我们转型去做工程项目,那么到了2017年,AI这么火,我们已经出局了,不可能有今天这么成熟的算法模型,而且一旦公司方向变了,这种拿单子、一单迅速拿了一大笔钱的这种收入的模式一形成,你很难说服你的团队继续死磕产品,像我认识的好几家大集团的老板,都面临这个问题,他们在原有的业务领域做得很好很赚钱,订单都是以千万为级别,但是老板知道这个业务已经到天花板了,不长久了,需要转到新的方向中去,但是他发现这个船掉头太难了。 我们坚持做技术,专注于数据驱动分析,和工程项目公司结成合作伙伴关系,他们根据业务情况来增加传感器(如智能电表)等。工程项目公司还可以和我们在市场拓展方面形成良性的关系。
2
项目市场拓展、施工、运营依靠合作伙伴 能见Eknower:公司如何获取客户? 王春光:我们对客户有筛选,要求必须是为他的商业利益最大化而经营的一家公司。对我们来说,能耗大的客户肯定是更优质的,我们可以去认真分析他的情况,给出解决方案。以万达某广场为例,我们没有做任何的硬件改造,直接带来超过10%以上的暖通能耗节省。 能见Eknower:公司如何深度挖掘一个客户的价值? 王春光:我们一般从能耗优化开始,中国的客户对节省费用有一个特别大的敏感性,他最先关心这个,等到你证明了你的确帮他省了钱,他已经不再关心这个了,他关心的是他的运维,因为真正的大成本其实是在这里,所以我们要将能耗、人力和维护成本这三样都要考虑到。 归根到底,我们还是依靠先进的AI算法模型来获取客户、深度挖掘客户的价值,我们的算法模型在多个维度上都超出了市场的平均值,如预测模型精准度达95%,已大大超过市场平均水平。
3
核心团队靠理想聚在一起 能见Eknower:AI很火,所以技术人才很贵,亿可如何招徕优秀的人才? 王春光:本身公司的几个核心创始人在技术上是很厉害的,都来自全球顶尖的高校。所以我们去和懂技术的人沟通,知道打动真正有追求的人的点是什么。之前BAT有一家公司来我们这儿谈合作谈了几次,看中了我们的一个博士,说不论亿可给你开了多少工资,他们可以直接翻倍。我们博士瞅着他说,“你知道我原先工资是多少么?我在亿可只拿我在美国收入的五分之一”。 但是我们对所有核心团队成员都给了公司股份或者期权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事情,你不能既占了高薪,又占了高股份或者高期权。此外,我还不认同创业只找投资人要钱,我自己在早期的时候投了很多钱在里面,核心创始团队也是要放一些钱到公司的。 能见Eknower:因为背景和履历都很好,创业之初,会不会有一些不适应的地方? 王春光:会有,比如国内的商务方面,我们的确不强,所以我们选择了懂中国国情、懂中国市场的人加入到核心团队中。作为核心团队成员,就要把住销售这个关。我觉得人有一长必有一短,我们直接把短处暴露给团队内部的核心成员,而不是暴露给甲方或外面的合作伙伴。我们要保证作为一个团队,在甲方面前不出现任何的失误。 很多人会说海归创业不接地气,我们也很注意这一点,尽量避免,所以我一直对团队说,无论前面多辉煌,现在我们要重新开始,回到最初的状态,没有司机给你开车了,没有五星级酒店住了,坐飞机只能是经济舱。创业的确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,还是要看你有多想做这件事,如果这确实是一个很伟大的理想,你的坚持,你的团队的坚持,会带你走更远的。 我们的坚持已经得到了一些收获,许多知名的大集团、大公司选择使用我们的服务,我们的服务的确给他们带来了价值。比如说在多个大型商业地产项目中产生了非常显著的能源收益,再如一个客户在南非的业务区域中,发现了偷电行为,我们通过数据分析,判断出来了偷电的整体规模,识别出异常用户,给出了解决方案,客户的经济效益当下就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,这些服务都是很喜人的,团队正在朝着我们最初坚持的方向往下推进。
/  END  /